• 【聚焦】2017京津冀协同发展创新驱动峰会 2019-06-18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18
  • ST富控:关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有关交易事项的监管工作函的公告 2019-06-17
  • 毛泽东说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是有社会基础的 2019-06-17
  • 5G全球标准终获通过!独家专访3GPP全会上一锤定音的他 2019-06-1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04
  • 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孤寡老人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陕西教育新闻 2019-06-04
  • 阿来散文入选最新版初中语文教材 读百万字资料写出这篇游记 2019-05-31
  • 太原黑臭水体治理接受国家专项督查 2019-05-29
  • 苏格兰一中国留学生遭遇电信诈骗 损失数万英镑 ——凤凰房产海外 2019-05-22
  • 北斗星基导航“中国精度”运营三周年用户超5万 2019-05-22
  • 陕西省首届冰球联赛在西安举行 多支球队展开激烈角逐 2019-05-14
  • 别空谈,说说看,这个“简单的逻辑关系”是什么关系? 2019-05-14
  • 《共产党宣言》为什么能永葆青春 2019-05-10
  • 看看马克思主义是怎样产生的就明白了。 2019-05-10
  • 极速体育>被太子惦记的倒霉郡主>目录>

    第三百六十九章 番外完结(新文见)

    浙江体彩11选五技巧:第三百六十九章 番外完结(新文见)

    小说:被太子惦记的倒霉郡主作者:祁晴宝宝字数:8142更新时间:2019-02-22 07:32:26

    极速体育 www.ut7v.net   

      全本言情小说 ,被太子惦记的倒霉郡主

      安老大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很快就明白江夏王没有和他开玩笑,这个号称一言九鼎的英雄豪杰,不会和自己过不去!

      按江夏王说的,只要能战胜其中一个人,就可以回去,安老大的目光在几人身上掠过,心中开始盘算。

      他虽敢闯敢拼,但并非没用脑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在心中一一权衡合适的对手。

      江夏王就不必说了,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而交过手的楚曜,他同样没有必胜的把握。

      剩下的花彩蝶和云儿,虽然身手不算卓绝,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两人都擅使暗器,太过阴毒,不知多少男人曾折在她们手上,此时选择她们,心中没底。

      忽然,安老大的目光落在磊落明华的贺兰玥身上,他在海域闯荡多年,看人的本领还是有的,贺兰玥绝非暗箭伤人之人,而且,她的功夫应该在江夏王之下,最重要的是,她是女人,就算武功高,力道也远不及男人。

      云儿见安老大的眼睛变来变去,不耐烦道:“你到底想好了没有?要是怕了,干脆跪下来向王爷磕头求饶,也可免你死罪!”

      “呸!”安老大是血性的汉子,最受不了激将法,当即大刀一指贺兰玥,“我选她!”

      楚曜冷笑一声,“就凭你,还不配与我们王妃交手!”

      安老大的脸立时成了猪肝色,贺兰玥却站了出来,清润道:“安帮主既是降龙帮帮主,在海上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我就给你一次机会!”

      对安老大的选择,百里长卿似乎一点也不意外,神色波澜不惊,只柔声道:“阿玥小心!”

      见安老大选了贺兰玥,花彩蝶悄然握紧手心,同在海域多年,她清楚安老大的路数以刚猛见长,一般人都招架不住他的力气,他之所以没有选择自己和云儿,是怕自己不敌之下暗箭伤人,而贺兰玥显然不会使出这样的招数。

      见贺兰玥慷慨应战,安老大牙齿一咬,“王妃,得罪了!”

      话音未落,只见刀光一闪,安老大就朝着贺兰玥劈了过来,这一刀有雷霆万钧之势,周围人的衣袍皆挡不住大风骤起,贺兰玥眸光一沉,正面挡了一剑,刀剑相撞处,火花四射,有天崩地裂之势,贺兰玥连连后退两步。

      好强大的力道!

      贺兰玥立时觉得虎口发麻,也明白为什么安老大选自己作为对手了,花彩蝶和云儿诡计多端,而自己光明磊落,而论起力道,又很可能不是人高马大的安老大的对手。

      一招占了上风,安老大在心底庆幸自己选对了对手,只见贺兰玥站稳身体之后,身形忽然一旋转,如落地飓风从地面席卷过来。

      安老大暴吼一声,一刀砍在地上,结实的甲板立刻裂开一条大口子,整艘船都开始晃动起来,贺兰玥却不再正面御敌,只是左右闪避。

      海上雾气蒙蒙,船上杀气腾腾,几番回合下来,甲板上已经一片狼藉,花彩蝶一边观战,一边不经意看向身旁的王爷。

      只见他看似平静的眸瞳一直紧追贺兰玥白色的身影,除了她之外,再没有人可以挑起他心灵深处柔软的悸动。

      花彩蝶垂下眼眸,王爷让她明白,她这个活成男人般刚强的女人,内心深处还有万般女儿柔肠,可惜,这个最铁血阳刚的男人,心中只有贺兰玥。

      “看招!”安老大大吼一声,使出看家本领,贺兰玥的衣袖被刀光劈中,撕开一道口,露出里面鹅黄中衣。

      江夏王见状浓眉一皱,立即解开自己外裳,抛向贺兰玥,“接着!”

      贺兰玥接过外衣,冲他回眸一笑,惊艳无比,安老大见自己被无视,怒火中烧,一刀再次劈下来,甲板上立时木屑横飞,片片皆化作利刃纷飞。

      就在漫天木屑之中,一道雪亮的白光从安老大脖子旁边擦过,安老大彪悍的身体一闪,一刀迅疾指向贺兰玥的咽喉处。

      被安老大的刀指着致命处,披着江夏王外袍的贺兰玥不再出招反抗,反泰然道:“胜负已分,安帮主技艺高超,我贺兰玥佩服!”

      赢了贺兰玥,安老大明白自己捡回了一条命,也懂得见好就收,当即收了大刀,得意地朝着江夏王扬了脖子,“王爷,我赢了你的女人,告辞,后会有期!”

      见安老大就要离开,花彩蝶忽然冷哼一声,鄙夷道:“你以为自己真的赢了吗?”

      安老大鹰眸一沉,怨毒地望着花彩蝶这个朝三暮四的女人,不悦道:“怎么?你不服气?”

      可是,他的脚步还没有迈出,得意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因为,他的头发齐刷刷地自耳根掉了一半。

      原来,贺兰玥之前使出的那道白光,不是杀不了他,而是手下留情。

      她能精准地削掉他的头发,若是想要他的命,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瞥见江夏王眼中似笑非笑的眸光,安老大的心瞬间跌落谷底,手一松,大刀就哐当一声跌落在甲板上,若不是花彩蝶指出来,他还在得意洋洋,真是可笑至极。

      无视安老大的呆若木鸡,贺兰玥淡定地收?;厍?,“安帮主既是赢了,便回去吧,我家王爷说到做到,绝不为难你!”

      安老大不敢相信,“真的?”

      百里长卿眸光清寒,一眼望不到底,“见了王妃,如见本王,王妃的话,就等同本王的话,让你走,你就走!”

      安老大一怔,虽然他相信江夏王会遵守承诺,但刚才在他手上吃了亏的花彩蝶和云儿却不是言而有信之人,又踌躇起来。

      云儿愠怒道:“我们说了,以后唯王爷马首是瞻,王爷都发话了,说不为难你,我们就绝不为难你,快滚!”

      降龙帮其他被俘的人见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忙道:“老大,趁他们还没有改变主意,我们快走吧!”

      安老大思来想去,忽然捡起地上的大刀,朝着江夏王双手一拱,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云儿并不赞同王爷放虎归山,若不是楚曜及时赶到,以安老大的性格,死的就是她们了,从今往后,在凌云海域,安老大就真的称王称霸了,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趁机杀了安老大?

      花彩蝶知道云儿心中所想,拍了拍她的肩膀,“相信王爷自有安排!”

      云儿也不是傻瓜,知道王爷这样做必有深意,暂时将心中疑惑放下,指挥海盗收拾残局。

      一场乱战之后,要收拾的地方太多,云儿好不容易找到和姐姐单独相处的机会,迫不及待道:“姐姐,你告诉我,在沧海的时候,你和王爷在水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花彩蝶正小心地将凝脂朱胶收藏起来,平静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王爷只是告诉我,他此生只爱贺兰玥一人,也只会娶她一个女人?!?/p>

      虽然对这个结论早有心理准备,但姐姐明明白白地说出来的时候,云儿还是吃了一惊,“王爷知道了?”

      “王爷是什么人?我们的心思早瞒不过他的眼睛,他只是不说破罢了!”花彩蝶叹息一声,“他告诉我,最重要的是不想贺兰姐姐背负对我的愧疚,二是想让我死心?!?/p>

      “他倒是为贺兰姐姐考虑得周到!”云儿嘀咕了一句,“生怕她哪里不痛快,对姐姐倒是狠心无情无义!”

      看云儿气鼓鼓的样子,花彩蝶反而笑了,“我知道你为我好,我也是真心喜欢王爷,可他告诉我之后,我反倒更钦佩他了,也真的放下了!”

      钦佩他,云儿能够理解,可姐姐难得这么喜欢一个男人,就这么轻易放下了?将信将疑道:“姐姐真的放下了?”

      花彩蝶点点头,“其实我心里也想过,若是早几年遇到王爷,我定然会与贺兰姐姐争夺一番,但现在才发现自己太天真了,他与贺兰姐姐情深义重,若不是爱极了她,又怎么能做到连天下男人最在意的血脉传承都不在乎?”

      这话说得云儿无言以对,本来她存了私心,若是姐姐将来可以生下孩子,就是一大筹码,虽不说能与贺兰玥平起平坐,但至少也可以在王爷身边争得一席之地。

      花彩蝶缓缓道:“我虽不知道为什么贺兰姐姐追了他七年,但我想其中一定经历过惊心动魄的故事,贺兰姐姐为了王爷去死都心甘情愿,王爷也能为她放弃一切,这样坚贞不渝的爱情,任何人都是挤不进去的?!?/p>

      云儿虽然心里承认姐姐说的有道理,但嘴上却不甘心,“可是姐姐…”

      “我知道你为我好,不瞒你说,我去采集凝脂朱胶,也存了打动王爷的心思,但事实证明,哪怕是豁出性命,王爷也不为所动,他在乎的只有贺兰玥的感受,难道你希望我嫁给一个根本不在乎我的男人吗?”

      “当然不是!”云儿急忙反驳道:“我希望你嫁一个把你捧在手心疼的大英雄,就像王爷对贺兰姐姐那样?!?/p>

      “他是大英雄没错!”花彩蝶微叹道:“可他心里没有我,他再好,也不是我要嫁的人,而且,虽然他和贺兰姐姐只成亲四年,但我相信他们的感情远远不止四年,云儿,感情不比地盘,抢来便是自己的,感情这种东西,抢不来的!”

      见姐姐这般说,云儿沉默许久,长长吁出一口气,“虽然还是觉得可惜,但姐姐说得也对,心里没有姐姐的男人,就算勉强嫁给他,也不会幸福的,再说了,我姐姐这么好,不愁没有更好的男人!”

      花彩蝶微微一笑,“当你用生命去襄助一个男人的时候,他也无动于衷,就证明真的与他无缘,我们海上的女儿,拿得起放得下,我不会与自己过不去!”

      云儿抿了抿唇,想起沧海的惊险,恨恨道:“王爷真是的,姐姐都差点没命了,他居然还这么漠不关心?”

      “他若真的漠不关心,便不会跳下海去救我了!”花彩蝶却笑了,“相反,这正说明王爷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他不给我任何希望,反倒彻底绝了我的念头,若他轻易被我打动,与我纠缠不清,才更是对我的伤害?!?/p>

      云儿一愣,转念一想,姐姐说得也有道理,看来姐姐虽然死心了,但对王爷的敬佩却更上了一层楼。

      “咚咚咚!”门口传来敲门声,花彩蝶心下了然,“是贺兰姐姐吗?进来吧!”

      进来的果然是一身白衣的贺兰玥,见姐妹二人正在叙话,“我没有打扰你们吧?”

      “怎么会呢?”花彩蝶笑道:“姐姐来得正好,王爷没事吧?”

      “他正和楚曜商议军务,这会儿有空,我过来看看你!”只要提及王爷,贺兰玥英朗的眉目就会变得温柔,“花妹妹,你还好吗?”

      花彩蝶道:“姐姐放心,我没事,凝脂朱胶…”

      贺兰玥正要开口,却被花彩蝶快速打断了,“我知道姐姐要说什么,王爷已经告诉我了,如今权当是妹妹一点心意,姐姐收下就好,至于服用不服用,姐姐自行决断?!?/p>

      说完,花彩蝶将装在盒子的凝脂朱胶送到贺兰玥面前,这一点点的朱胶,是她几乎拼了命才采集到的,不知多少人为此葬身大海。

      贺兰玥久久地望着盒子,并没有接过,“花妹妹?”

      云儿性烈如火,见状道:“贺兰姐姐,你放心,我姐姐已经想通了,以后不会与你争抢王爷了!”

      贺兰玥忍俊不禁,“我不是这个意思,若在以往,我要是知道有凝脂朱胶这种至宝,定会欣喜若狂,但如今顺其自就好,这凝脂朱胶如此贵重,我倒不知道如何答谢妹妹一番心意了!”

      花彩蝶将凝脂朱胶塞到贺兰玥手中,“若非王爷舍身相救,我早就死在海中了,而且,我下海去采集朱胶,也有自己的私心,不全是为了姐姐,至于什么心意不心意的,姐姐就不必放在心上了?!?/p>

      见花彩蝶如此坦荡,贺兰玥这样豪爽大气的人,也心生震动,“花妹妹?”

      花彩蝶微微一笑,“不瞒姐姐,我的确喜欢王爷,也存了要和姐姐一争高下的心思,可在水下的时候,我快窒息了,王爷只有为我渡气才能救我,可为了不碰我,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去找了一根气管才肯为我渡气,这件事让我彻底明白,在王爷心中,只有姐姐一人!”

      贺兰玥摇头道:“真是个傻瓜,到底你的性命要紧,我不是那么迂腐的人!”

      “我知道他的用意,他是一丝一毫的希望都不给我,我反倒更加敬仰他的为人!”花彩蝶如释重负道:“所以,我才心甘情愿将帮派归于王爷麾下,因为我相信,王爷绝不会亏待我!”

      至此,云儿才彻底明白为什么姐姐下水一趟之后就改变了主意,原来姐姐也是为大局计,王爷称霸凌云海域的雄心壮志恐怕谁也阻止不了,与其将来与王爷反目成仇,倒不如与王爷结为联盟才是上策。

      想起自己之前逼迫贺兰玥帮助姐姐嫁给王爷,她面色愧然,“贺兰姐姐,你不会怪我吧?”

      贺兰玥摸了摸云儿的头,“你就如我妹妹一样,我又怎会怪你?你和花妹妹都是不输男儿的巾帼英雄,我相信,将来一定会遇到更合适你们的男人!”

      若说之前与贺兰玥姐妹相称,心中尚有隔阂的话,今日一番畅谈,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双方都觉得轻快许多。

      花彩蝶提议道:“上岸之后,我们要好好庆祝一番,为自己,也为凌云海域的将来,共饮一场,不醉不归!”

      贺兰玥握住她们的手,澹然而笑,“一定!”

      ———

      安老大归去,海上依旧风平浪静,不见任何动静。

      这日,百里长卿正在水师衙门和诸将商议水师训练计划,林归远来报,“王爷,安老大来了!”

      百里长卿头也没抬,“他来干什么?”

      “说是负荆请罪!”林归远朗声道:“他愿意归顺王爷!”

      正在绘制图纸的楚曜停下手中笔,“人家孟获七擒七放之后才诚心归顺,这个安老大倒是个急性子!”

      林归远笑道:“倒不是性子急,而是认清了局势,以目前的状况,若是他再硬抗下去,吃亏的还是他自己!”

      的确如林归远所说,当日放了安老大之后,他回去之后越想越坐不住,江夏王明明可以杀了他,却放了他,这说明人家王爷根本没把他当必须要战胜的对手,而且花彩蝶和云儿是何等精明能干的人物,那两人都归顺了王爷,可见风向变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再硬撑下去,怕是降龙帮还在,但不姓安了。

      “不过你说这安老大是真心归顺,还是假意投靠呢?”楚曜握着狼毫慢条斯理道。

      百里长卿丢过来一句,“若是假意就杀了他,不留后患!”

      一旁的贺兰玥胸有成竹道:“我如果是他,在认清海上局势之后,一定会真心投靠!”

      “可他不一定有你这么聪明!”百里长卿似笑非笑道,“让他进来吧,看看他的诚意!”

      “是!”林归远道:“安老大这次可诚意十足,带来了二十艘战船!”

      百里长卿闻言,唇边弯起一丝笑意,安老大真心也好,假意也罢,谁也阻止不了自己称霸凌云海域的雄心。

      ————

      一月之后,京城。

      东宫繁花似锦,小殿下三周岁生辰刚过,处处都还存有喜庆的气息。

      凤凰树下,琴声悠扬,香气袅袅,一身华服的百里雪正在和贺兰玥对弈。

      百里雪优雅落下一子,“嫂嫂不远千里来宫里为煜儿庆生,他开心得不得了呢!”

      “真正让他开心的是舅父送他的月氏良驹吧!”贺兰玥轻笑道,果然如长卿所料,小家伙一见了雪白良驹,就迫不及待嚷嚷着要上去骑,把一众人吓得不轻。

      雪儿自然不允,可后来不知道怎么还是骑了出去,绕着东宫跑了三圈,才被太子派人截了下来,还老大不情愿。

      百里雪噗嗤一笑,“哥哥真是的,煜儿还这么小,就送他这么野的礼物,以后谁管得了他?”

      “你哥哥说了,煜儿将来是东宫太子,承继大统的人物,这胆量自小就得练一练?!焙乩极h替夫君辩驳道:“为了这匹通体雪白的骏马,他可是费了不少心思,不过他也猜到会被你埋怨,所以让我来了!”

      百里雪唇边浮现笑容,“如今哥哥还在凌云海域,倒是让嫂嫂过来一路辛苦来为煜儿祝贺生辰!”

      “你要是真心疼你哥哥,就和太子吹吹枕边风,少派你哥哥出征!”贺兰玥见雪儿容颜如花,越发美丽,揶揄道:“你嫁入东宫这些年,你哥哥可没少担心你!”

      百里雪单手托腮,调笑道:“如今哥哥最担心的人可不是我,而是嫂嫂你!”

      “你都有太子疼爱了,还吃你哥哥的醋?”贺兰玥在棋盘上毫不留情地冲杀,语重心长道:“不要太贪心了!”

      这时,绮心来了,一脸的不高兴,“太子妃,小殿下又不见了!”

      她虽然嘴上在埋怨,可神色一点都不着急,似乎这种情况发生不是一次两次了。

      百里雪手一顿,长出一口气,“算了算了,这次若不是把他抓回来过生辰,又嚷嚷着要等舅父的礼物,还见不到他人呢!”

      “又被外公抓走了?”贺兰玥见雪儿一脸的无奈,忍不住笑道。

      “你说我怎么生出了这么个兔崽子?”百里雪揉揉眉心,“教习先生经常找不到人,连母后也时常来说,一转眼就不见了,哥哥送了他一匹马,他听说舅父现在在海上,就嚷嚷着要去找舅父玩,他才多大?再长几岁,我怕连子珏都管不住他了?!?/p>

      贺兰玥突发奇想,“听你哥哥说起你小时候干的那些事,我看煜儿都是有样学样,你要是不喜欢,干脆把人给我好了,保证教得服服帖帖!”

      “才不要!”百里雪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算了算了,自己亲生的,我也认了,就是不知道跟着外公,学成什么不正经的样子出来?”

      贺兰玥想起煜儿那个鬼灵精,才三岁就已经让雪儿头疼不已了,随口道:“你要是太想念又见不到人,就赶紧再生一个乖的,陪着你好了!”

      百里雪脸色一红,子珏见她经常被煜儿弄得手忙脚乱,也提议说,再生一个乖巧的小公主,不似煜儿这个家伙闹得鸡飞狗跳,母后那边,见不到煜儿,更是隔三差五就命人送补身子的汤药过来,嘱咐她和子珏多生几个。

      百里雪抚摸上小腹,忽然神秘兮兮地压低嗓音,“不瞒嫂嫂,我前几日觉得身体不适,太医已经看过,我又有了?!?/p>

      贺兰玥顿时欣喜,“太好了,煜儿已经被外公抢走了,你再生一个,让长卿带在身边!”

      百里雪眉眼一扬,“尽想别人的?我还盼着嫂嫂自己生呢!”

      贺兰玥一笑,坦然道:“我这辈子怕是没有子女缘了,你多生几个给我养着,太子知道你这次又怀孕,一定高兴坏了吧?”

      “还没有告诉他呢?!卑倮镅┬Φ?,“他这几日忙,我挑个合适的时候再告诉他,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他早就盼着再生一个女儿了!”

      “你怎么知道是女儿?”

      “这一次的反应和上次怀煜儿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我猜的!”虽然煜儿经常让百里雪哭笑不得,但这一次,她脸上还是浮现即将再为人母的甜蜜光泽。

      “那我得告诉长卿这个好消息,让他再准备一份大礼!”贺兰玥说话间不禁打了个哈欠。

      不知为何,最近她老是觉得困,来东宫贺寿,住在东宫的这些日子,也时常犯困。

      百里雪见嫂嫂神色困倦,有些意外,嫂嫂是精力充沛之人,很少这般困倦,“嫂嫂可是觉得身体不适?”

      “没事!”贺兰玥忽然觉得困,不知为何,最近老是觉得困,在东宫住的这些日子,也时常觉得困。

      “绮心,去请闵太医过来,为王妃把脉!”

      “是!”

      “不用了!”贺兰玥摆摆手,“可能是最近赶路,没有休息好,我回房休息休息就好了,不必麻烦?!?/p>

      百里雪却坚持道:“嫂嫂人在我这里,要是没照顾好,我可怕哥哥到时候怪我,绮心,快去!

      绮心也道:“是啊,王妃,就请闵太医把把脉,也不耽误什么时间的?!?/p>

      贺兰玥见推辞不过,只得答应,嘴上却笑道:“就你多事!”

      百里雪朝她吐吐舌头,“嫂嫂千里迢迢来为我儿子祝贺,要是水土不服生病了,我可担当不起!”

      闵太医很快就来了,“见过王妃!”

      虽然贺兰玥觉得雪儿小题大做,但不忍拂她好意,朝闵太医伸出手,“劳烦太医了!”

      “不敢!”这可是江夏王妃,太子妃的嫂嫂,闵太医不敢大意,把手搭了上去,片刻之后,表情变得很奇怪。

      百里雪见闵太医不说话,“太医,怎么了?”

      闵太医又在贺兰玥手腕上把脉片刻,才迟疑着收回手,“这…”

      忧心嫂嫂的身体,百里雪紧张道:“到底怎么了?”

      倒是贺兰玥不以为然,“我的身体到底怎么了,还请太医但说无妨!”

      闵太医这才道:“王妃的脉象有点像喜脉,但又不能肯定!”

      喜脉?几人脑子俱是轰然一响,贺兰玥瞬间呆怔,这几年,她经历了无数次从希望到失望的过程。

      在凌云海域,总算彻底放下了,不再强求,而且,年龄不小了,她也终于接受自己此生没有子女缘分了,所以,她连想都没有想过会是喜脉?

      百里雪惊喜地捂住嘴巴,“真的?”

      不过,经历过多次失望的贺兰玥还是不敢相信,因为闵太医也说不能肯定,空欢喜一场的事,她也不想再经历了。

      闵太医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以江夏王妃的年龄,怀孕本就不易,若是自己错误诊断,太子妃一怒之下,砍了自己都有可能,忙道:“脉象尚且微弱,所以…微臣也不敢十分肯定!”

      一句话让几人从狂喜中冷静下来,百里雪想起自己怀孕的经历,“嫂嫂最近可时常感到困倦,不想用膳?”

      贺兰玥也不敢往下猜想,“我只感到困,没有不想用膳,反倒时常觉得饿呢?!?/p>

      “十有八九是了!”百里雪欣喜若狂,比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还要高兴,想不到嫂嫂求子多年,本以为没有希望了,就在这这个时候,居然怀上身孕了!

      闵太医提议道:“请恕微臣医术不精,还请太子妃召楚世子进宫一趟,以免…”

      百里雪知道他的意思,以免空欢喜一场,“绮心,请楚世子进宫一趟!”

      绮心也满脸喜色,“奴婢这就去!”

      百里雪喜形于色,“哥哥要是知道的话,还不知道要怎么高兴呢?”

      “闵太医说了,也不能确定!”贺兰玥不敢太过高兴,“要是让你哥哥空欢喜一场,还不如不说呢!”

      “不会的!”百里雪双手合十,“我刚怀了孕,嫂嫂就怀孕了,一定是煜儿觉得一个人长大太孤单,所以对这个妹妹格外关照,嫂嫂若是生下小侄儿,刚好可以陪我们女儿长大?!?/p>

      “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你倒是想得远!”贺兰玥哭笑不得。

      “谁说远了?”百里雪不赞同道:“哥哥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一定比他征服凌云海域还开心,虽说有了嫂嫂,他已经心满意足,可若是锦上添花,谁不喜上眉梢呢?”

      贺兰玥笑而不语,她当然希望这是真的,可连太医院的千金圣手都不能肯定,万一是错的呢,她岂非又要经历一次失望?

      白衣翩翩的楚离被绮心火急火燎地拉进宫了,一路上绮心已经和他说过情况了。

      在众人的翘首以盼中,从楚离口中终于说出一句话,“恭喜王妃,王妃确定有了身孕!”

      听到楚离口中肯定的话语,贺兰玥喜极而泣,她在最想不到的时候,居然孕育了和长卿的孩子,上苍实在太过厚待她,“多谢世子!”

      百里雪知道嫂嫂为了怀一个孩子,吃了多少苦,欣喜地握住嫂嫂的手,“要马上告诉哥哥这个好消息!”

      八月之后,东宫太子妃诞下一名小郡主,同年,江夏王妃诞下小世子,东宫与江夏王府同时沸腾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 【聚焦】2017京津冀协同发展创新驱动峰会 2019-06-18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18
  • ST富控:关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有关交易事项的监管工作函的公告 2019-06-17
  • 毛泽东说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是有社会基础的 2019-06-17
  • 5G全球标准终获通过!独家专访3GPP全会上一锤定音的他 2019-06-1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04
  • 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孤寡老人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陕西教育新闻 2019-06-04
  • 阿来散文入选最新版初中语文教材 读百万字资料写出这篇游记 2019-05-31
  • 太原黑臭水体治理接受国家专项督查 2019-05-29
  • 苏格兰一中国留学生遭遇电信诈骗 损失数万英镑 ——凤凰房产海外 2019-05-22
  • 北斗星基导航“中国精度”运营三周年用户超5万 2019-05-22
  • 陕西省首届冰球联赛在西安举行 多支球队展开激烈角逐 2019-05-14
  • 别空谈,说说看,这个“简单的逻辑关系”是什么关系? 2019-05-14
  • 《共产党宣言》为什么能永葆青春 2019-05-10
  • 看看马克思主义是怎样产生的就明白了。 2019-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