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家的报国故事”征集活动 2019-07-04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7-01
  •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2019-06-28
  • 习近平考察山东全记录 2019-06-23
  • 试想;【微生物】如果都被【转基因】给破坏得没有了,那么地球的这个【微观世界】还会有【生物】存在吗。。。?[福尔摩斯] 2019-06-23
  • 【聚焦】2017京津冀协同发展创新驱动峰会 2019-06-18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18
  • ST富控:关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有关交易事项的监管工作函的公告 2019-06-17
  • 毛泽东说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是有社会基础的 2019-06-17
  • 5G全球标准终获通过!独家专访3GPP全会上一锤定音的他 2019-06-1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04
  • 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孤寡老人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陕西教育新闻 2019-06-04
  • 阿来散文入选最新版初中语文教材 读百万字资料写出这篇游记 2019-05-31
  • 太原黑臭水体治理接受国家专项督查 2019-05-29
  • 苏格兰一中国留学生遭遇电信诈骗 损失数万英镑 ——凤凰房产海外 2019-05-22
  • 极速体育>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目录>

    第二百八八回 大结局(下)

    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第二百八八回 大结局(下)

    小说: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作者:瑾瑜字数:12438更新时间:2019-07-09 07:24:52

    极速体育 www.ut7v.net   

      施清如这次没阻止她了,因为知道阻止也是没用的,待她都磕完了,才让桃子搀她起来,“这回月华你肯起来了吧?”

      尹月华借着桃子的力站了起来,笑道:“这下臣女心安多了,多谢皇后娘娘肯成全臣女?!?/p>

      施清如指着椅子让她坐,“你倒是心安了,本宫却觉着,你与本宫如此见外,生分多了?!?/p>

      尹月华欠身坐了,道:“臣女不是与皇后娘娘见外,而是礼不可废,但心里仍跟以前一样的敬服皇后娘娘,感激皇后娘娘。倒是娘娘这些日子可还习惯吧?都说‘高处不胜寒’,人们只看得见皇后娘娘如今的尊贵荣耀,哪里能想来娘娘要承受多大的压力,为了这份她们所看见的尊贵荣耀要如何的劳心劳力呢?”

      类似这样的话除了韩征、常太医和跟前儿的心腹之人,施清如还是第一次自外人口中听见,心下也免不得触动,片刻才笑叹道:“自皇上登基以来,也就只有你与本宫说过这样的话儿了!好在如今后宫就只本宫一个,六司一局的女官们也都得力,倒还应付得来,并没有你想象的那般劳心劳力?!?/p>

      尹月华笑道:“那就好,只要皇上一心爱重信任皇后娘娘,始终与皇后娘娘一条心,想来皇后娘娘再劳心劳力,亦是甘之如饴?!?/p>

      施清如抿嘴笑道:“皇上待本宫,自是极好的。倒是你,嫁妆可都已准备好了?萧家如今除了萧大人,在京中已没有其他人,听说与本家也早几乎不往来了,只能凡事都靠你们自己,等你进门后,少不得要多费些心,才能把一个家重新撑起来了。不过这样也好,一进门就能自己当家作主,亦是旁人没有的福气?!?/p>

      尹月华认真道:“这福气都是皇上和皇后娘娘给臣女的。臣女的嫁妆家母早在多年前就开始在准备了,如今婚期虽急,倒也不至乱了阵脚,只酌情再添补一些也就差不多了。至于萧大人家的情况,臣女也早做好心理准备了,本家若愿意往来,臣女自然以礼相待;反之,就由他们去吧,横竖我们成亲后便要出发去凉州了,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回京,本来也没有时间和机会顾及一些不必要的礼尚往来?!?/p>

      顿了顿,“但我们一定会把日子过好,不辜负皇上和皇后娘娘这一番苦心的?!?/p>

      施清如点头来:“看来对于未来,你心里已自有丘壑了,那本宫也能安心了。萧大人本宫多少也了解,是个至情至性,言出必行的,将来你们一定会幸福的,你也一定会庆幸如今的作为和选择的?!?/p>

      尹月华笑道:“若萧大人不是那么好,臣女也不能如此的义无反顾了。臣女心里其实都知道,至少目前来看,萧大人对臣女还是没有男女之情的,他只是被臣女千里迢迢寻去凉州之举感动了,继而因自责愧疚,而对臣女又添了几分责任感,所以此番才会娶臣女的。但就算只有感动歉疚与责任感,臣女还是心甘情愿嫁他,因为余生几十年,都只会是臣女陪在他身边了,那于臣女来说,便足够了?!?/p>

      “何况几十年的时间,臣女相信他一定也能在日日的朝夕相处中,真心喜爱上臣女的,哪怕他的喜爱相较于臣女的,要少得多,只要有,臣女便满足了。这夫妻之间居家过日子,哪能什么都计较得那么细,哪能谁喜爱谁多一些,都要分出个子丑寅卯来呢?那趁早别过日子了,专一钻牛角尖去吧?!?/p>

      没办法,谁让她遇见他,比皇后娘娘迟,参与他的人生也比皇后娘娘迟;亦是她先动的心,她爱得更多更深呢,这男女之间本来便是谁爱谁,谁便欠谁的。

      况他都已举目无亲,只差孑然一身,说来也够可怜了,她便是多对他好一些、多爱他一些,又何妨呢?

      施清如听尹月华最后说得有趣,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来,笑过之后,方正色道:“月华,你能这般想,便最好了,有些事的确不能计较得太细,夫妻之间尤其如此。总归萧大人这辈子能遇上你,能娶到你,委实是他的福气!”

      尹月华笑道:“的确是他的福气,像臣女这样才貌双全,还对他一心一意,无论如何都不离不弃的妻子可上哪儿再找去?但要说真正的福气,还是臣女与他都遇上了皇上和皇后娘娘,尤其是皇后娘娘。若没有您当初的开解鼓励,臣女可能已经走上了歪路,不然便只会自怨自艾,至多过上两三年,便与这世间大多数女子一样,一辈子都不知道真正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这辈子便这么过去了?!?/p>

      “而萧大人也不会这么快便明白‘怜取眼前人’的道理,他更不会成为如今更沉稳内敛,更有责任心的他,至于如今的新生和将来,就更是镜中花水中月了。所以请皇后娘娘放心,等将来去了凉州后,臣女一定会时时监督他,不会让他有任何的二心,将来……有了孩子后,也一定会尽快送回京城,托臣女的母兄代为教养的,因为只要这样,才是保全臣女的父母亲族,更是保全他、保全我们这个家最好的法子!”

      施清如没想到萧琅已把将来送孩子回京的打算告知她了,沉默片刻,方缓声道:“其实皇上并没有过让萧大人将来送儿女回京的想法,都是萧大人为了不让皇上为难,也为了让臣工们安心闭嘴,才不得不……”

      尹月华忙道:“臣女心里都明白。连家父都因不知将来会如何,信不过他,更因不敢妄自揣测圣心,一度生过许多念头了,毕竟人心易变,很多时候我们连自己的心都控制不住了,何况旁人的?自然众臣工就更是如此了,那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便越发的必要了。臣女心里真的谁也不怨,将来亦不会因不舍,便心生怨恨,因为臣女很清楚,有舍才有得,既想有所得,当然就要有所舍!”

      虽听皇后娘娘方才的意思,皇上将来大有可能擢升萧琅回京,可以她对萧琅的了解,他应当会在凉州待很长很长的时间,既是为了不叫皇上为难,更是为了就近守护丹阳公主这个唯一仅剩的妹妹和亲人。

      那将在外,还是凉州那般敏感的地方,就算皇上放心,文武百官又岂能放心?何况文武百官还不都是一心为公的,心存私念的比比皆是,那就更得让他们无可指摘了。

      她固然舍不得将来自己的孩子们,哪怕如今他们还连个影子都没有,她已经开始舍不得。

      可若舍不得的代价是萧琅的性命,是她和他们孩子的性命,还有她的父母亲族们,她那点舍不得便可以忽略不计了。

      再说了,副总兵以上的高阶武将依律家眷本就该留守京中,如何别人都能接受的夫妻分离、骨肉分离到她这里就不能接受了,她至少还能一直陪在自己的夫君身边,已经比其他武将们的夫人好得多了。

      她不能仗着与皇后娘娘勉强算有几分旧交,不能仗着皇上、皇后娘娘宅心仁厚,就得陇望蜀,人心不足蛇吞象才是!

      施清如见尹月华如此通情达理,暗自松了一口气,道:“你能这般想就最好了,便是皇上再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到底也不能随心所欲,那么多臣工都看着呢,只能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了?!?/p>

      尹月华笑道:“正是皇后娘娘这话,时间长了,臣工们自然也就知道皇上何以会继续用萧大人,萧大人亦的确值得皇上信任与重用了?!?/p>

      顿了顿,“便是家父,臣女心里也只小小的怨过,但很快就打消了。家母说得对,他身为一家之主一族之长,自有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岂能因为臣女是他的女儿,便拿阖家阖族的身家性命来冒险?所以臣女越发要过好日子,越发要督促萧大人为国尽忠为皇上尽忠,才好让家父知道,臣女如今的选择并没有错,臣女也没有嫁错人!”

      只是对父亲,她终究不能再如以往那般敬爱,尤其远不能如对母亲一般的敬爱了。

      施清如见她满眼的坚定,片刻才点头道:“奉国公终有一日会知道,你的选择没有错,萧大人这个女婿,也足够他引以为傲的?!?/p>

      当下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不觉便把话题说到了凉州当地的风土人情上,“的确荒凉苦寒,好些山都是寸草不生,就那么光秃秃的立在那里,让人望而生畏;百姓们日子也过得极苦,男人们一脸的风霜便罢了,女人孩子们也是脸上长年皴裂,手脚更是布满了血口子,很多人连鞋子都穿不上??赡抢锏男切呛苊?,奶茶也很香醇,百姓更是热情好客……所以臣女有信心将来自己去长住后,能很快适应,若将来有了机会,臣女还会与当地总兵府和官府的女眷夫人们一起,看能不能为当地的百姓们做点实事,多少造福一方的百姓……”

      施清如一直很认真的听她说着,等她说完了方道:“若真有那一日,本宫也定会尽一份心的??上П竟率悄延谢岬酱ψ咦?、看看了,你记得要时常写信回来,与本宫说一说你沿途的见闻,还要在当地的见闻才是?!?/p>

      “皇后娘娘放心,臣女会的。不但臣女的见闻都会写信告诉皇后娘娘,丹阳公主在南梁的见闻,回头我也定会时常与她信件往来,好转告皇后娘娘的?!?/p>

      “听萧大人说,丹阳公主如今在南梁日子颇过得,可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异国他乡,亏得你们以后离得近,你这个做嫂子的,可要多多照顾她才是,那也是为皇上和本宫分忧了?!?/p>

      “皇后娘娘放心吧,臣女会的,公主本就不容易,若至亲都不能对她多加关怀照拂了,还能指望别人不成?”

      说话间,不觉已是午时,采桑也引着奉国公夫人逛完御花园回来了。

      施清如遂留了奉国公夫人和尹月华母女俩用膳,待用完膳后,才吩咐小晏子好生送了母女俩出宫去。

      皇后娘娘先是赐了添妆给奉国公府的六小姐,又在奉国公夫人母女进宫谢恩时,足足留母女俩说了一上午的话儿,还赐了宴这样的消息,自是瞒不住京城各家各府的。

      心里对韩征的心思,还有对萧琅圣眷的评估少不得又有了变化。

      都知道皇后娘娘深得皇上爱重,与皇上夫妻一体,那皇后娘娘的态度,代表的自然也是皇上的态度了!

      于是到奉国公府给尹月华添妆的夫人太太们一下子增加了不少,添妆也都十分的丰厚,等到了萧琅和尹月华成亲当日,不请自至前往奉国公府和萧府捧场的人更是大增。

      先前的长公主府、如今的萧府因此热闹喧阗了一整日,亏得有萧家的好些族人们自发前往帮忙,才算是堪堪应对了过去。

      次日,萧琅一早和尹月华起身祭拜过父母祖宗后,便妆扮一番,坐车进了宫再次向韩征和施清如谢恩加辞行。

      夫妻两个该与帝后说的话,已都说过了,今日自然无须再重复,于是只在懋勤殿和体元堂各自逗留了半个时辰,便行礼告退了。

      施清如想着与尹月华这一别,便与当初与丹阳公主一别一样,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心下不舍之余,很想亲自送一送尹月华的。

      可惜如今彼此身份有别,连这样一件小事,她也不能随心所欲了。

      只能还是吩咐了小晏子替她送尹月华出去,她自己则一路目送着尹月华的背影消失在视线范围以内后,方吐了一口长气。

      如今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以后只盼萧琅与月华能和和美美,白头偕老!

      萧琅带着尹月华离京后,年也越发的近了。

      施清如少不得又投入到了新一轮的忙碌中,毕竟这是韩征登基后的第一个年,宫里朝中亦都不用为废帝服丧,“三年不改父道”之类,自然要好生热闹一番,把废帝一朝残留下的仅剩的旧习陋习彻底清除干净,迎来真正的新朝新气象才是。

      好在如今宫里人少,她也与六司一局磨合得差不多了,凡事亦都定好了章程,自是井井有条。

      如此到了大年三十,宫里各处都张灯结彩,上下也都妆扮一新,自酉时起,还在乾元殿正殿开了大宴,帝后君臣内外命妇济济一堂,同乐守岁。

      大年初一一早,韩征又带着文武百官去了太庙祭拜天地祖宗,此后才回了乾元殿接受文武百官的新春朝拜,宣布改元“正乾”,今年是为正乾元年。

      施清如则在凤仪殿正殿升座,接受内外命妇们的朝拜。

      大年初二,民间风俗该是出嫁女回娘家的日子,施清如早没娘家可回了,便是想回桃溪去亲自在祝氏和祝老太爷祝老太太坟前上一炷香,如今也不现实了,毕竟帝后出行委实不是什么小事。

      韩征遂带着她微服出宫,去潭拓寺为祝氏和祝老太爷祝老太太都点了一盏长明灯,同时还为他自己的母亲也点了一盏,——只是为他的母亲点,而非如今世人口中的“孝惠皇后”点。

      见施清如红着眼睛,一脸的低落,韩征心疼不已,少不得握了她的手,低声与她承诺:“将来有机会了,我一定会与你一道回一趟桃溪,亲自给岳母和外祖父、外祖父磕头上香,告慰他们于九泉之下的?!?/p>

      先前他身不由己,实在抽不出那么多时间来陪她回去一趟,如今他倒是一言九鼎了,却越发没有时间与机会陪她回去了,也只能寄盼于过几年大周已海清河晏后,他能带她出巡一趟,中途取道回去,一偿心愿了。

      施清如见他满脸的歉疚,少不得也心疼他了,忙笑道:“其实只要心诚,在哪里上香不是上呢,我娘和外祖父外祖母泉下有知,一定会体谅我们的。何况桃溪有袁妈妈一家一直守着三老,一直照管着三老的坟茔呢,他们一家都是可靠人,再加上你还追封了三老,当地官府断不敢有半分的怠慢,就越发没什么可担心的了?!?/p>

      韩征听她这般体谅自己,越发歉疚了,低道:“话虽如此,到底还是该回去一趟的,清如你放心,我既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做到。那袁妈妈一家都忠心事主,我想想要怎么封赏他们一家啊,给袁妈妈一个诰命,再给她的儿子孙子们都赐个出身,怎么样?”

      施清如忙道:“还是别了,袁妈妈一家都老实本分,可能你赐了他们诰命与出身,于他们来说反是负累。就让他们按自己的步调来吧,横竖娘和外祖父他们留下的那些产业每年的进项,也足够他们丰衣足食,求学上进了,袁妈妈我了解,靠自己本事挣来的,她心里才踏实???,你已经追封了娘和外祖父母便罢了,若连祝家昔日的下人都大肆封赏,施……施延昌可还在桃溪,施氏一族在当地人也不少,难免惹得他们不平之下,没准儿会生事,亦会惹得物议如沸,实在没有那个必要?!?/p>

      袁妈妈给施清如的来信并不多,但平均两三个月也总有那么一两封,足够施清如知道桃溪的近况,也知道施延昌回桃溪后的情况了。

      当初施延昌扶灵回乡后,应施清如临行所要求,只能去了当地官府,办与祝氏的和离文书。

      袁妈妈一家事先便得了施清如的信,自然不会替他藏着掖着,把当年他和施家众人的所作所为,还有他们一家在京中所发生的事,与张氏和常宁伯府的恩恩怨怨,都事无巨细告诉了街坊邻居们。

      街坊邻居们本来见施家不过进京短短两年,便都死绝了,唯一幸存的施延昌也落得个被烧得面目全非、人不人鬼不鬼的下场虽疑惑,却同情可怜更多的。

      得知了他们一家都是咎由自取后,自然也再同情可怜不起他们来,反而都骂他们‘活该’,‘狼心狗肺,忘恩负义’、‘原来都是报应’,‘可见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还有嘲笑施家的绿头巾原来竟是人人有份儿的,莫不是祖传?

      连带施氏一族的名声都大受影响,好些族人正给儿女议亲的,也都黄了,也就是碍于施延昌同进士的功名还在,好歹能为族人免点赋税,不然族长都想将他们一房给出族了。

      等到韩征登基,施清如封了皇后,连带祝氏和祝老太爷祝老太太都得了追封的消息再传到桃溪时,施氏族长与族人就更不止是想将施延昌一房出族,更是想鞭尸了。

      皇后啊、一国之母啊,那是多大的荣耀,又能给族人造多大的福??!

      却愣是被施延昌一房给作得当他们是不共戴天的仇人,让施氏一族眼睁睁什么荣光富贵都沾不上,其他人便罢了,说是骨肉至亲,到底还是隔了一层,皇后娘娘因为祝氏的冤死和自己多年来受到的屈辱欺压恨他们也就罢了。

      施延昌却是亲爹,竟也能让皇后娘娘恨他到那个地步,他简直愚蠢至极,失败至极,他但凡当初能对皇后娘娘好一点儿,尽到一点儿父亲应尽的责任,皇后娘娘都不至恨他到那个地步,不至丝毫不理会他的死活,丝毫荣光都不肯让他和施氏一族沾上!

      可施清如远在京城,施氏族人鞭长莫及,再想去代施延昌认错儿献殷勤,好让施清如福泽全族也是枉然。

      让施延昌带一些族中子弟进京,去求见皇后娘娘,让皇后娘娘却不过情理面子,不说求皇上给施延昌封个国公,至少也封个侯爵伯爵之类的,多少还是能让族人受益,施延昌又无论如何都不肯,——他回了桃溪后,便日夜反省忏悔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越反应忏悔便越羞愧难当,无地自容,悔不当初,哪还有脸进京见清如,还要给她添烦恼去?

      他只要远远的知道清如过得好,不但没有似他原本担心的那般只能跟个太监,一辈子都没有指望,反倒成了一国之母,拥有了至高无上的尊贵与荣耀,就足够了!

      施氏族人却不过施延昌,也不敢硬逼他,他总是皇后娘娘的亲爹,若逼出个什么好歹来,皇后娘娘不计较便罢了,一旦计较,后果可不是他们承担得起的。

      只得变着法儿的往袁妈妈一家跟前儿凑,又在桃溪闹腾着要给施清如建生祠,还要让阖族的女孩儿都以皇后娘娘为表率之类,只盼有朝一日施清如知道了他们的心意,能开恩福泽全族。

      若是让他们知道,韩征连祝家昔日的下人都肯施恩,就是不肯施恩施延昌,不肯施恩他们,恼羞成怒之下,还不定会做出什么事儿来,施清如虽不怕事,却也宁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且总得顾及事情一旦闹大了,会不会影响韩征和自己的声誉。

      所以宁愿不封赏袁妈妈一家,只给他们里子也就是了。

      韩征听得施清如是顾忌施氏族人会闹事,冷笑道:“他们若是有胆子生事,尽可试试,看朕会如何发作他们,又会不会顾忌那些虚名?!?/p>

      施清如却仍十分坚持,“老虎自然不必怕蝼蚁,可实在没那个必要,不是吗?”

      等从潭拓寺回宫后,难得韩征过年期间封了印,也没多少折子要看多少政事要处理的,便与施清如窝在体元堂里,夫妻两个难得安静却温馨的度过了余下的时光。

      大年初三,夫妻俩也没什么事儿忙的,亦再不用与人应酬吃年酒之类了,便请了常太医和黄禄,到体元堂开了一桌家宴,又传了一班小戏,和乐融融的过了一日。

      之后初四、初五、初六……韩征大半时间都在体元堂陪着施清如,夫妻俩真是好久没享受过这样难得而长久的安闲时光了。

      一直到过了正月十五,朝廷开了印,韩征才恢复了之前的忙碌。

      之后便是二月里加开的恩科春闱,朝廷上下又是一番忙乱,所有人都只觉眨眼间,已是阳春三月了。

      待新科进士们参加过琼林御宴,进庶吉士馆的进庶吉士馆,授官的授官,外放的外放后,选秀的事,也终于有臣工第一次明确的具本上奏了。

      除了请韩征选秀,‘充实后宫,绵延子嗣,以保大周后继有人,千秋万代’以外,还奏请施清如这个皇后能尽快搬出体元堂,搬进凤仪殿,‘以正规矩体统,表率万民’。

      韩征仍是留中不发,就如之前众臣工弹劾萧琅时一样,只当众臣工明了了他的态度后,便知道适可而止了。

      可惜众臣工虽在之前萧琅的事上,领教过他的说一不二,乾纲独断了,到底萧琅的事与他们没有太大的利益干系。

      选秀就不一样了,可谓与所有臣工都有直接间接的干系,自然要趁早扭转了圣意才是;何况储君乃是国本,而有储君就得先有皇子,一旦有了皇子,大周所有臣工百姓都心安了,他们也是一片忠心、公心,何错之有?

      自然要坚持到底,总不能等弄得跟当初废帝时期一样,储君迟迟未定,国本迟迟不稳,弄得上下都人心浮动时,再来后悔吧!

      于是韩征将折子留中不发的结果,便是更多的臣工开始具本上奏了。

      弄得韩征十分的窝火,在大朝会上大发雷霆一番后,又将众老与几位王公重臣传到懋勤殿,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朕要的首先是嫡子,庶子不过是退而求其次之后的选择罢了,如今朕与皇后都还年轻,朕都不急,众位爱卿有什么可急的?莫不是想再重演当年朕与母后不被容于先太子妃,以致流落在外多年的悲剧不成?也就是当年阴差阳错,朕才能有今日,可朕的皇嗣能不能也有朕这一番奇遇,谁能保证?朕信得过朕的皇后,可信不过其他人!”

      此后又动之以情,把自己当初为了掩饰自己身份,以免惹得旁人和废帝猜疑,因而一直在吃药的事与众老王公含蓄的提了提,“朕一直在调养身体,若现在选秀,后宫那么多妃嫔都不能有孕,岂非越发人心浮动?还是容后再议吧,众位爱卿可得替朕保守秘密,再就是替朕安抚臣工才是,不然朕只能惟你们是问了!”

      众老王公哪里能想来问题竟是出在他身上,他还如此直白的自曝其短呢?

      忙都纷纷应了“是”,承诺他们定会保守秘密,如此机密,本来也不能让更多的人知晓,所谓“君不密,失其国;臣不密,失其身’,他们可不敢拿自家的身家性命来冒险;又承诺他们会安抚臣工,本来皇上还年轻,什么储君国本,原不必急于一时的。

      才算是让事情暂时平息了下来。

      可惜施清如还是辗转听说了,心里本来并没太大压力的,这下也没法继续轻松了。

      她和韩征一直都在调养身体,给他们调养的还是师父那样的一代圣手,却至今还是没有动静,如今韩征还能弹压住臣工们,若再过个一二三五年的,她还是没有动静,只怕韩征也要弹压不住臣工们了……

      韩征倒是很看得开,“我已经与臣工们说了问题是出在我身上了,若上天真不肯保佑我们,赐我们儿女,那他们也只能无可奈何,大不了,届时过继便是了,只要我们打小儿精心教养,与亲生的也没有什么分别,所以你就别再给自己压力了。再说了,我们都还这么年轻,我又那么勤奋,天道酬勤,我相信老天爷迟早定会让我们如愿的!”

      说得施清如啐了他一口,眉头总算舒展开来:“也是,师父可说了,我们定能如愿以偿的,师父难道还会哄我们不成?有他老人家在,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p>

      只是待韩征去了懋勤殿,脸上的笑便再也维持不住了,这便是成了至尊夫妇的悲哀了,一举一动都被无数人盯着,一点小事也被无限的放大,在这样大的精神压力下,他们能早日诞下麟儿就真是奇了怪了!

      万幸平亲王没过几日忽然薨了,——虽然不该用‘万幸’来形容此事,但于韩征和施清如来说,的确因平亲王的薨逝,无形中让他们有了几个月喘息的时间。

      毕竟平亲王总是亲叔叔,他们理当为他守孝的。

      至于平亲王的死因,好像是酒后产生了什么幻觉,竟失足跌进了王府里的荷塘里,等下人发现,赶紧捞起来时,已是出得气多进的气少,只含糊不清的说了两句话:“父王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母子……”,便落了气。

      韩征与施清如都是知道内情的,听得平亲王临死前的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怕平亲王终究还是愧对宇文皓母子,才会独自喝醉,又产生幻觉,以致一命呜呼的,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如此进了五月,天气越发的炎热了起来,宫人忽然来禀报黄禄病倒了。

      自韩征登基以后,黄禄便辞了御马监掌印之职,亦不再担任其他职务,对韩征唯一的请求,便是能让他去为先帝,——这个先帝指的是先太子,黄禄唯一的请求,便是能去为先帝守陵。

      韩征见他十分坚持,只得答应了他。

      黄禄便搬到了先帝的陵寝旁居住,早晚三炷香的为先帝及昔日东宫的其他主子上香祈福,非年节都闭门不出。

      这也是沈留柳愚等人自韩征登基以来,依然不曾膨胀骄傲,仍跟以前一样忠心耿耿的主要原因,连功劳最大的黄公公都那般的谦逊自律,主动退让了,他们自然也要戒骄戒躁才是。

      不然就真是逼得皇上不得不“狡兔死,走狗烹”了。

      韩征因此越发的感激黄禄,以往曾有过的那些小龃龉,自然也荡然无存了,给黄禄的份例也都是最好的,绝不肯在吃穿用度上有丝毫委屈了他。

      如今听得他病倒了的消息,自然很是着急,忙放下手中的折子,便带着小杜子,看他去了。

      施清如得知黄禄病倒后,也有些着急,一来她和黄禄的关系已又缓和了不少,她当然也希望他好;二来她不想韩征着急难过。

      遂忙叫小晏子去请了常太医来,一道也赶了去看黄禄。

      就见不过才半个月不见,黄禄便已瘦得只剩皮包骨了,脸上的表情却很是平和安详,瞧得施清如和常太医进来,还能笑着给他们打招呼:“皇后娘娘和常太医怎么也来了?也太兴师动众了?!?/p>

      一旁韩征见施清如带了常太医来,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方请常太医为黄禄诊脉,“老头儿,你给瞧瞧禄叔是怎么了吧,其他太医我都信不过?!?/p>

      常太医点头应了,便上前要给黄禄诊脉,黄禄一开始却不同意,“皇上,奴才好好儿的,真没事儿,不用诊脉了?!?/p>

      架不住常太医没好气,“你这副样子别说我们内行人了,外行人瞧着都有问题,你犯得着糊弄我们,讳疾忌医么?”

      只得伸出了手腕。

      待常太医眉头越皱越紧后,反倒笑着宽慰起常太医来,“我知道我时日已不多了,你不必这副样子,生老病死本就是人之常情,迟早都会有这一日的不是么?”

      一旁韩征与施清如却是笑不出来,他们都从常太医的神色中,知道了黄禄的病情只怕不妙,尤其施清如自己也是大夫,光看黄禄的样子,便知道他必定病得不轻了。

      韩征因问常太医:“老头儿,禄叔到底是什么???你只管直说,要什么药材,要多少人协助你,也尽管开口便是,只要能治好禄叔,旁的都不知道!”

      常太医却是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启齿。

      片刻,还是黄禄自己开了口:“皇上,奴才早就知道自己是什么病了,早在去年年初,就已染上肺痨了,只是一直大业未成,心愿未了,所以一直硬撑着罢了。总算如今心愿都了了,奴才也可以安安心心的去了,您就别为难常太医了,他虽是圣手,治不了病却治不了命,何况奴才真的已经了无遗憾,不想再为了能多活些时日,便咬牙承受病痛了,您就让奴才安安静静的去吧?!?/p>

      韩征仍不敢相信黄禄竟是患的肺痨,忙向常太医看去,见他满脸沉重的缓缓点了头,方知道是真的。

      再开口时,声音便又哑了几分,“禄叔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呢?若你一早就告诉我,我一早就让老头儿为你医治,指不定就不会……”

      一旁施清如也颇不是滋味儿。

      她一直以为黄禄的主动退让只怕多少有与韩征赌气的成分,赌气韩征只追封了自己的母亲和先太子,东宫其他人都没追封,尤其先太子妃,更是当从没有过这个人一般,可于黄禄来说,那一样是他的主子。

      如今方知道,原来黄禄是病了,早就在等着去的那一日了……

      黄禄已笑道:“一早告诉了皇上,好让皇上为奴才担心么?奴才如今真的了无遗憾了……哦,也不是,奴才还是有遗憾的,遗憾不能亲眼看到小皇子出生,不能亲眼看到皇上后继有人。不过奴才会在那边保佑皇上和皇后娘娘平安喜乐,早得皇子的,以皇上皇后娘娘的恩爱和常太医的医术,奴才相信那一日也势必不会远的?!?/p>

      又看向施清如道:“皇后娘娘,皇上前面二十年苦得很,好在遇见了您,如今也总算苦尽甘来了,以后便只能请您多多照顾关爱皇上,一定无论何时,都要做他的后盾与港湾了。奴才一定会在那边保佑您和皇上的?!?/p>

      说完不待二人再说,已一径的催他们走,惟恐自己的病传染给了他们,连常太医也一并不许留下,只道:“就让我安安静静的走吧,这辈子也够累的了,如今总算可以安心歇息了!”

      韩征夫妇师徒三人无法,只得满心沉重的暂时离开了。

      可惜次日再去看黄禄时,黄禄已不肯见他们,连常太医也不肯见了,只隔着门让他们以后都别来了,肺痨可是要过人的,万一不慎过给了韩征和施清如,他就真是死也不能瞑目了。

      还连跟前儿服侍的人也都打发了,只让人一日三次定时给他送饭菜和药即可。

      如此五日后,黄禄去了……

      韩征自是悲痛不已,虽有施清如百般安慰,也下旨厚葬了黄禄,还让他陪葬在先帝的陵寝之侧,给足了黄禄死后哀荣,依然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郁郁寡欢,后悔自己当初为何没对黄禄好一点。

      毕竟黄禄一直充当的是他亦父亦师的角色,哪怕中间他曾恼过他,彼此有过分歧与龃龉,他心里终究还是感激敬重他居多的,可惜他却没过多久的好日子,便就这样去了。

      他在继母亲之后,又一次体会到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与悔痛!

      万幸进入七月后,一个巨大的惊喜忽然来临,终于让韩征的心情彻底好转了起来:

      施清如诊出了喜脉!

      体元堂里里外外立时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之后欢乐的余波更是一圈一圈的往外扩散,很快席卷了整个乾元殿,又席卷了整个皇宫和皇城,让整个皇城也变成了一大片欢乐的海洋。

      韩征有多喜悦,更是不必说了,本就对施清如如珠似宝,如今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便是施清如要月亮,他也定能毫不犹豫的爬到天上去,给她摘下来!

      随后又忍不住去给他母亲和施清如的母亲,还有祝家二老,尤其是黄禄,都上了香,感谢他们在天之灵的保佑,更感谢黄禄临走前的祝福。

      消息在京城传开以后,老王公们也是暗自松了一口长气,他们之前还担心皇上龙体真个受损严重,都已做好几年内,只怕都不会有皇子降生的准备了。

      至于将来,有常百草在,想来皇上当不至重蹈当初废帝的覆辙……吧?

      却不想,惊喜竟这么快便来了,当真是天佑皇上,天佑大周??!

      不但老王公们大大松了一口气,文武百官乃至他们各自的家人族人亦都松了一口气。

      之前皇上说自己要的是嫡子,才暂时不肯选秀,广纳后宫的。

      如今皇后娘娘终于有了身孕,眼看就要诞下嫡子了,皇上总不能再坚持不肯选秀,不肯广纳后宫了吧?

      那皇后娘娘有孕期间,可该由谁来照顾服侍皇上?这便是放到寻常人家,妻子有孕了,都得给丈夫安排通房,何况还是天家,自然更不可能委屈皇上了。

      否则,御史们都可以弹劾皇后娘娘了,再是不成体统不顾规矩,也不能到这个地步,不能真恃宠而骄吧,那可不是一个正妻该有的行为,更不是一个贤后该有的行为!

      一时间,京城好些有女儿的人家都是摩拳擦掌,只等着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至于将来女儿进了宫后,皇后已有嫡子,又得皇上宠爱,只怕日子不会好过,谁刚嫁人之初,就能事事顺心的?等将来得了皇上的宠爱,生下了皇子公主后,自然也就好了嘛。

      既想享受滔天的富贵与尊荣,自然就要忍人之所不能忍,受人之所不能受才是。

      何况皇后只是有了嫡子而已,能不能养大,将来又能不能……谁能说得准?

      若皇上能一直宠爱她,宠爱她生的儿女们便也罢了,一旦将来她不得皇上宠爱了,一个别说强有力的娘家了,甚至连娘家都没有的皇后和她的儿女们,将来会如何,可就真是未知数了。

      所以,此事实在大有可为,这场豪赌,也实在值得早早下注……

      可惜众有适龄女儿的人家想得再好,都敌不过韩征的一句:“皇后为朕诞育皇嗣,委实辛苦,朕岂能在这时候只顾着自己?万一累皇后动了胎气,岂非后悔也迟了?在皇后平安诞下皇嗣之前,什么选秀,什么充实后宫的话,都不许谁再说一个字,否则,朕决不轻饶!”

      只得一面扼腕叹息,一面焦急的等待起施清如生产来,还要衷心的祈祷施清如这一胎千万要是个皇子。

      不然若是公主,届时皇上再来一句:“不是嫡子,那朕便继续等着便是,横竖皇后能生,先开花后结果,总能生下嫡子来的,在嫡子出生以前,不许提选秀的事!”

      大家岂非又只能干等下去了?

      万幸施清如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果然生下了一位白白胖胖的嫡皇子来。

      众有女儿的人家方松了一口长气,开始了新一轮的摩拳擦掌。

      奈何还是韩征一句话粉碎了大家的希望,“一个嫡子怎么够,自然是越多越好,皇后既能生,那便继续生就好了,再纳后宫做什么?众爱卿这是巴不得朕耽于女色,荒废朝政不成?”

      众人这会儿都有些没脾气了,好些甚至直接把女儿嫁了,就等着看后边儿皇上还会有什么话,有什么操作。

      果然等到之后施清如生下第二胎、第三胎,足足给韩征已添了三个嫡皇子后,韩征的后宫里还是除了施清如,便再无第二个妃嫔了。

      臣工们其时都疲了,只象征性的又谏言了韩征一次,得了他的答复后:“朕既已后继有人,以后众爱卿便不要再提什么选秀纳后宫的话了,那是朕的后宫,朕觉得六宫无妃挺好的,那便挺好的,说到底与旁人何尤?”

      也就不再具本上奏了,反正那是他的后宫,他才是皇上,说句糙话,牛不喝水他们还能强摁头不成?

      何况皇后娘娘是真挺好的,把后宫打理得井井有条不说,对宗室亦是关怀有加,对众诰命亦体贴待下;经她之手重新设立壮大起来的司药局这几年更是为各州府都送去了不少的女大夫,在当地设立的女子医馆亦是造福了不知道当地多少的妇人孩童,说一句“功在社稷与千秋”都不为过。

      这样的皇后,难不成还不能与他们爱民如子,给了所有臣民前所未有安宁富足好日子过的皇上一样,真心让臣民都爱戴不成,没见私下里议论皇后娘娘出身卑微,醋妒不忿的声音是越来越少,几乎已彻底绝迹了?

      可见臣民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那大家何不好生享受这难得的盛世呢!

     ?。ㄈ耐辏?/p>

     ?。馔饣埃?/p>

      写下“全文完”三个字时,心里又激动又不舍,连载本文期间,瑜经历了很多事,也承受了巨大的经济的、心理的、对未来茫然的、不可抗外力的……总之就是方方面面的巨大压力,当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文也因此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感谢亲们一路支持瑜走了下来,虽然到后来,人已经越来越少,但没有你们的支持,瑜肯定早就坚持不下去了,所以在此鞠躬感谢大家,感谢大家的支持与鼓励。

      瑜后面还是会继续写文的,也会争取让自己有所进步,届时希望亲们能继续支持瑜,我们下本文再见,么么么么么么么么……大家一万次,谢谢,o(* ̄︶ ̄*)oo(* ̄︶ ̄*)o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 “我们家的报国故事”征集活动 2019-07-04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7-01
  •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2019-06-28
  • 习近平考察山东全记录 2019-06-23
  • 试想;【微生物】如果都被【转基因】给破坏得没有了,那么地球的这个【微观世界】还会有【生物】存在吗。。。?[福尔摩斯] 2019-06-23
  • 【聚焦】2017京津冀协同发展创新驱动峰会 2019-06-18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18
  • ST富控:关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有关交易事项的监管工作函的公告 2019-06-17
  • 毛泽东说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是有社会基础的 2019-06-17
  • 5G全球标准终获通过!独家专访3GPP全会上一锤定音的他 2019-06-1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04
  • 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孤寡老人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陕西教育新闻 2019-06-04
  • 阿来散文入选最新版初中语文教材 读百万字资料写出这篇游记 2019-05-31
  • 太原黑臭水体治理接受国家专项督查 2019-05-29
  • 苏格兰一中国留学生遭遇电信诈骗 损失数万英镑 ——凤凰房产海外 2019-05-22
  • 开乐彩网上购买吉林 2014最新特码公式规律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皇家 内蒙古快三和值振幅图 主两码防两码中特一 宁夏11选5玩法开奖时间 蒙牛牛根生 曾道人免费特码资料图 手机高频彩推荐群 mg电子游艺注册送68元 时时分分彩票下载 河南快36号开奖结果查询 四川金7乐玩法规则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2串1 贵州快三一定牛走势图